後觀石錄


蕭山 毛奇齡(大可)著


        壽山在福建福州城北六十里芙蓉峰下。《舊志》云:「山産石如瑉。」又云:「五花石坑去壽山十里,宋時故有坑,以采取病民,縣官輦巨石塞之。」明崇禎末,有布政謝在杭嘗稱壽山石甚美,堪飾什器。其品以艾葉綠爲第一,丹砂次之,羊脂、瓜瓤紅又次之。然未之見也。久之,有壽山寺僧于春雨後從溪間中拾文石數角,往往摩作印,溫潤無象,顧名不大著。


       至康熙戊申,閩縣陳公于越山,忽賫糧采石山中,得妙石最夥,載至京師售千金。每石兩輒估其等差,而數倍其直,甚有直至十倍者。自康親王恢閩以來,凡將軍督撫,下至游宦茲土者,爭相尋覓。上者置幾榻把弄,次者鏤刻追琢,與寶石、珊瑚、瑁瑇、硨渠,螺珨、齒貝同嵌什器,遍布飾繮繘、鞞珌、鞓帶,念珠、牙筒、樂管諸物。其最下者,摩符雕印,雜鏤人獸餠盂以爲供具。而于是山爲之空,近則入山無一石矣。然後收藏家分別其歸藏者,以田坑爲第一,水坑次之,山坑又次之。每得一田坑,輒轉相傳玩,顧視珍惜,雖盛勢强力不能奪。石益鮮(少),價直益騰(揚),而作僞者紛紛日出,至有假他山之石以亂真者。予入閩最晚,不敢妄覬下品,然私心欲得上品一觀而不得。當是時,有估人販兒,攤門捱巷爭以贋物來衒,概却之。去既久,忽從營丁得二石。既又從通家世友宦茲土而未歸者得五石。又既與此間友人賭棋得三石。然尚妍媸之間也。既則友人有貽贈者,有轉覓其親党之舊藏而願售者,雖稍勝于前,非上品也。又既則有有力者托人覓致,而中爲人竊得之,私來相貿,且願貶其直,以上上之石,而直出中下。予曰:「此非伯夷之樹也。」雖然,一玩物耳。安見有力蛇必得,而無力者不必得?因貿得八石,而許子不棄──則予世通家子也,瀕行江西,遣估者私覓閩城之佳者來售,又得九石。連前後陸續所得,通計四十九石。大概上者十三,中上十四,中十二,中下十。偶諦觀之,其錄一箋,以當展玩。嘗見友人高固齋作觀石一錄,流傳人間,因謬題之曰:《後觀石錄》。若夫好石之癖,予本無有,且貧不能致,致之亦不能保。今之所觀,安保其必我有者?則亦從而觀焉可已。
       艾葉綠二:平直橫徑各寸,而臥螭鈕──楊玉璇制鈕。綠色通明,而底漸至深碧色,獨其住處稍白,則艾背葉矣。駱幼重日,驟觀之,但見兩螭環首掉足,蜿蜒綠波中。


        上半如碧玉,下半如紅毛玻璃酒瓶,又如西洋玻璃瓶。
        羊脂一:高二寸半,徑二寸,橫一寸,白澤鈕,玉質溫潤,瑩潔無類,如搏酥割肪,膏方內凝,而膩已外達。


        鴿眼砂一:此舊坑也。高二寸,橫徑各寸,辟邪鈕,通體荔枝紅色,而諦觀其中,如白水濾丹砂,銖銖粒粒,透白而出,故名鴿眼砂。舊錄亦以此爲神品。


        蔚藍天一:蔚藍天,又名青天散彩。高二寸半,橫徑各一寸半,鈕作三狻猊,二蔚藍色,一白色,各相搏噬,而藍俯白仰,分明不雜。其石身下方,初露蔚藍色三分許,漸如晚霞蒸鬱,稍侵柴焰,而似黃雲接日之氣,真異觀也。


       又一:分寸同前,亦三狻猊鈕,而二白一黃,毫厘相判,白如蕎粉,黃如豌醬。殊質幷弄,猙獰出脫。至其蔚藍之妙,一若歸雲乍斂,倒影微薄,而中界以白虹者,造物之人神乃爾。


        瓜瓤紅二:橫徑各一寸三分,而高倍之,蟠螭鈕。紅沁若西瓜瓤子,流滑融溢,入手欲化。一項上黃螭,似瓜犀小,黃近蜜色者,腰下血浸淋瀝,漸至流漫。


        煆背青一:高二寸六分,橫徑各一寸二分,獅鈕。獅項立稚獅,墨色,蠕蠕自得,而母獅首承之,唯恐其墮。通體淺墨如蝦背,而空明映徹,時有濃淡,如米家山水。舊品所稱春雨初足,水田明滅,有小米積墨點蒼之形是也。


        肉脂一:一名肉紅。本羊脂玉,而略翳紅影于其間。望之腌罩熒熒,如時世宮妝,預施胭脂于頰,而尚以胡粉仿佛。舊詩所稱芙蓉脂肉綠雲鬟者,此最上神品也。惜吉光片羽不滿覲耳。鈕二螭,顛倒臥,一紅一白,長徑各一寸,橫四分,相傳狐白裘,有胭脂雪,名當推此。


         煉蜜丹棗一:此舊坑也。百年前流傳至今之物。百煉之蜜,漬以丹棗,光色古黯,而神氣煥發。以方番珀,則憎其紅,以視緬葫,則怯其墨。高二寸,徑一寸,橫七分,圓身虓鈕。


         桃花水一:高一寸五分,橫徑各七分,石有名桃花片者,浸于定磁盤水中,則水作淡淡紅色,是其象也。或曰如釀花天,碧落濛濛,紅光暗然,宜名桃花天。舊名所稱桃花雨後,霽色蘢葱,庶幾似之。臥(豸區)鈕。


       《觀石錄》云:「白玉膚理,微有栗起,大似雪夜待人之候,是石通瑩,無纖毫瑕疵,而微有栗起,非石粒沙屑也。」


       三合一:首青羱立鈕,如碧落蔚藍色,獨兩角拳大,通明而色微淡。西羊名羱者,大角大蹄,是羊注蹄處,皆偉然可驗也。特石身如羊脂,垂以藥黃,恍青羊踏白石著黃土中,想全華道上、方平狡獪,故自有此。高一寸八分,橫徑各一寸。


        晶玉一:殷于菜玉而白于蕨粉然,故明透曰晶玉。高二寸,徑二寸五分,橫一寸三分,辟邪鈕。


       《觀石錄》云:「晶瑩玉色,勝莫愁湖中新藕。」言其明也。


        白花鷹背二:又名灰白花錦,高二寸半,橫徑各一寸三分,一葡萄鈕,一瓜鈕。其鈕爲楊璇所制。葡萄、瓜,俱純灰色,獨取其白色而略滲微紅色者爲枝葉。其葉中蠹蝕處各帶紅黃色,淺深相接,如老蓮畫葉然。且嵌綴玲瓏,雖交藤接葉,而穹洞四達,真鬼工也。石身如冰裂,灰白花錦,平曼間亦有枝葉橫披,紛拿盤攫之勢。


        白如磁色,灰如舊錦,中紫灰色,且各有血浸紋,如宣和絲硯,于灰白質中,朱纏紅格,備極景象。


《壽山石記》有云:色如鷹褐,如蝶粉,如魚鱗,如鷓鴣,正指此類。


        二合一:鈕蜜魄色,身瑪瑙色,高徑各二寸,橫五分,金猊鈕。通體朗徹,而二色截然。其爲瑪瑙色者,如櫻桃紅,如霞紅,深淺流漫,焴爚不定,真是神品。


       灑墨一:高一寸五分,橫徑各八分,天青色,而隱以紅暈,濛濛然如日隙灑雨。

螭虎鈕。

 

泥玉一:玉之類建窑白磁泥者。高徑各一寸八分,橫六分,螭虎鈕。
      

杏黃一:如杏之初熟,于黃湛中一面微紅,滲滲然若曬色然。白澤鈕,高二寸,

廣半之。


硯水凍一:高一寸五分,廣八分,獅鈕。硯池水微黑,而凍似之。


藏經紙一:高一寸八分,廣一寸,白澤鈕,金栗山藏經紙色,人手作木蓮凍。


桃暈一:蹲獬鈕。高一寸半,徑一寸,橫半之。鈕有暈紅,而身微淡,桃塢

夕陽,岩石俱帶紅色。
      

紅粉一:如胭脂之漬粉,又如莧汁沁白糜中,萱蘿村傍有紅粉石,應如是矣。特西施去後,江枯石爛,不能多得耳。高徑各五分,橫三分,狐鈕。
      

蘋婆玉一:當庚鈕,高二寸半,橫徑各一寸半,獸肥腯如豕,而光澤可鑒。其通體白色,大類蘋果初白時,尚暗青氣,而淡紅點染,見之指動。
        

笋玉一:儼會稽象牙笋初脫衣時,高一寸半,廣一寸。螭鈕。
        

象玉一:高二寸三分橫一寸半,徑同之,立鷹鈕,有象牙紋。
      

《觀石錄》云:「超脫高貴,若象牙,不辯爲石。」
       蜜蠟一:高徑各一寸,橫三分,天馬鈕。
  《壽山石記》云:「如蜜、如醬、如鞠塵。」
        秋葵蜜蠟一:高徑各一寸,橫三分,圓身,(豸區)鈕。一名枇杷黃。
  《觀石錄》云:「新黃如秋葵,亭亭日下。」
        甘黃蜜蠟一:又名渣黃。獅鈕,高徑各八分,橫三分。
   《觀石錄》云:「研如萱草,蒨似春柑。」
       天蓏瓤一:俗名天荔枝,鷹鈕,高一寸四分,徑一寸,廣五分。
       玉帶茄花一:三足能鈕,玉色,而下以茄花色承之,高一寸五分,廣一寸。
       玉柱一:高二寸半,徑八分,橫五分。圓身臥獌鈕。儼端門兩傍所稱擎天柱者。
       落花水一:一名浪滾桃花,高二寸,橫徑各一寸,辟邪鈕,石類水色中有紅白花片,隨水上下,一面界白痕,如回波然。或曰:此石花之紋,非沙隔也。
     《觀石錄》云:「如美人肌肉中,含落花落霞者。」
       洗苔水一:與前高廣同,亦辟邪鈕,本對石也。石類碧水色,而中有苔痕,微間磯石,亦非沙隔。
       玉鎮一:高二寸,橫徑各一寸半,方正如鎮子,螭虎鈕,與前蘋婆玉,高廣相似,似對石。
      《觀石錄》云:「明澤如脂,衣纓拂之有痕。」微類此。
        紫白錦一:高二寸,橫徑各一寸,狐鈕,鈕白色,而石身紫白相間,類嘉錦。


         蜜楊梅一:媸吻鈕,類蜜蠟,色黃澤可愛,而一面有疹栗如楊梅粒,滲以朱點。高二寸,徑一寸半,橫八分;其他礬石一,高方,神羊鈕,兩角明瑩,如羊角燈片,而面作枯礬色。水墨玉一,蒼玉一,皆小方,獅鈕。豆青一,小長方,狐鈕。枯綠一,又名乾箬綠,小長方,狐鈕,與豆青同,似對石。豆白一,小方,白澤鈕。凡白色而微帶葱色曰豆白。朱砂磁壺色一,長方,媸吻鈕。鐵色磁壺色一,又作棕色,中方,辟邪鈕。磁白一,大方,母子狻猊鈕,與象玉高廣同,似對石。石膏一,小長,圓螭鈕。


        小晶玉一:高八分,橫徑各四分,瑩徹如晶,獅鈕,高固齋所藏物也。偶讀予所著《曼殊別志》,感之,取以贈,曰:請藍公漪,篆曼殊二字,系之扇之骨間,日摩挲之。憶在京師間,曼殊以書箋乞張七雛隱篆曼殊與佛婢二石,而雛隱已行,遂囑廊房胡同攤門者白篆之,而命之刻。今亦不知棄何所矣。志此爲之淚下。


         
卞二濟《壽山石記》云:「石有類玉者,珀者、玻璃、玠瑁、朱砂、瑪瑙、犀若象焉者;其爲色不同,五色之中,深淺殊姿,別有別有緗者、(糸原)者、綺者、縹者、葱者、艾者、黝者、黛者、;如蜜,如醬,如鞠塵焉者;如鷹褐、如蝶粉、如魚鱗、如鷓鴣焉者。舊傳艾綠爲上,今種種皆珍矣。其峰巒波浪,縠紋膩理,隆隆隱隱,千態萬狀,可仿佛者;或雪中叠嶂,或雨後遙罔,或月淡無聲,湘江一色,或風强助勢,揚子層濤,或葡萄初熟,顆顆霜前,或蕉葉方肥,幡幡日下,或吳羅揚彩,或蜀錦曫文;又或如米芾之淡描,雲烟一抹,又或如徐熙之墨筆,丹粉兼施。」石之妙也如此。
創作者介紹

三癡堂

三癡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